第2章 出岔子(1 / 2)

第二天,刘伟名便带着随身行李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刘伟名的老家是江南省明阳市,这次刘伟名死马当活马医的去报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这也是原因之一。

从北京到明阳的路程确实不短,从北到南,直到晚上才到明阳,幸好赶上最后一趟回老家的私人中巴,等到刘伟名下来中巴又步行了十里来路到家时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农村里的人不像城市里的夜晚那么色彩斑斓,大家都是一天黑便睡觉的,家里早已经关了灯的。

刘伟名深吸一口气,轻轻敲着门,半响后刘父刘母才开门,一看见是儿子回了,老两口都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架锅煮饭,当得知刘伟名以后就在省政府工作了老两口那个高兴啊,虽然刘伟名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公务员而已,但是在老实巴交的父母看来,省政府里面的官那可就相当于省长省委书记之类的啊,刘伟名知道和父母说不清楚,也就任他们去说,他懒的理会。

中国人从心底里都有着炫耀的本性,这不,第二天,刘伟名在省政府工作的消息就在刘伟名父母可以的宣传下在刘家村传开,一个个以前对刘伟名都不太待见的人看见刘伟名都一个劲的点头问好,那恭敬的摸样就差要下地三拜九叩,更有些妇女竟然上门为刘伟名提亲做媒——

老两口倒是兴致非常高昂地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到访者,刘伟名懒得理这些人,便把门一关,睡在床上想着工作的事,相对于父母对于自己在省政府工作的高兴,刘伟名却显得有点落寞,官场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只有利益,刘伟名一没背景而没金钱,到了那里面估计也只有喝点东北风的打杂。

虽然刘伟名自觉实力不错,但是现在这年代,在官场里面能力只是其一,或者说只在其中占很少的一个比例,更重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虽然刘伟名不知道这次自己是踩了什么运,竟然破天荒的进了省政府当公务员,但是刘伟名猜想,估计进去了日子也不好过,刘伟名在床上想着这些事辗转反侧,最后他还是安慰自己,人定胜天!

就不信我刘伟名就没有出头之日!

五天就这样过了,因为省会林阳市离明阳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刘伟名提前一天带着行李到了林阳,刘伟名在林阳没有任何认识的人,而且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便找了个便宜的招待所住了一晚,在入住前刘伟名还特意问了一下招待所的女老板从那到省政府的路线,这是刘伟名做事的一贯风格,只要是自己必须做的事,他就会花十二分的精力去做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政府一般都是八点上班,刘伟名六点便起床了,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退了房坐上公交车在省政府门前下了车,等到八点,许许多多的小车进了省政府大门后,刘伟名猜想估计是上班时间到了,又等了一会儿,毕竟人家刚上班就去找人办事任谁都会有点不舒服,刚过九点,刘伟名便决定进去,这时被省政府的门卫给拦住,刘伟名好说歹说最后拿出省政府的任职文书才进去。

找到了人事处,刘伟名看着众多的办公室有点傻眼了,好在还有个门卫大爷,刘伟名很恭敬的散了烟之后才问到报道要去人事处二科,刘伟名在挂着人事处二科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这时门打开,里面坐着有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架着一台电脑在那说着笑着,甚至刘伟名还看到有两个人在玩着qq游戏,刘伟名完全不知道该找谁报道,便轻轻地问着:“各位领导好,我是省政府刚招的公务员,不知道该向哪位领导报道?”。

“哦,公务员报道是吧,你是政府招的秘书吧,去里面找我们办公室主任吧。”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中年妇女指着里面的小间对刘伟名道。

“谢谢领导!”刘伟名知道自己刚来人生地不熟,凡事都得见人三分笑,起码就算做错了是说错了话别人也不会太怪罪,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刘伟名在小间打开的门上敲了敲道:“主任,您好,我是政府新招的公务员,今天来报道”。

这时里面那个坐着也惦着个大肚子的主任抬起头来看着刘伟名,不冷不淡地说了句进来吧,然后又继续忙着手上的一份文件。

刘伟名何时见过这阵势,摆明了不理会自己嘛,不过刘伟名还是进来就站在办公桌前等着,终于等到那个主任看完了文件,抬起来看自己的时候,刘伟名赶紧从身上掏出今天特意下血本买的一包六十多块的软装黑芙蓉抽出一根双手递给这个主任。主任也不客气,伸手接住,去拿桌上的打火机,刘伟名眼疾手快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给这个主任点上火,虽然这个主任还是对着刘伟名没任何表示,但是细心的刘伟名还是发现这个主任看自己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柔和,没了刚进来时的冷漠。

“你是今年的公务员?什么职位?”主任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份文件问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