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1 / 2)

全家人都睡下后,郗柔推开书房门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看着戴着耳机抱着电脑盘腿坐在地上的妹妹,郗柔无奈叹了口气:“小羽,你在干嘛?”

她正呈现出一种“入定”的状态,这是她痴迷于某件事的习惯性姿态了。

耳机里的录音恰好已经播完,郗羽听到了姐姐的谈话,她摘下耳机挂在脖子上,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看看当年的笔记本。”

郗柔谨慎地问:“和潘越的事情有关?”

“算是吧。”郗羽不想在姐姐面前说太多,免得她太担心。

“潘越的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姐姐面前,郗羽没什么好隐藏的,她概述了一下事件经过:“我跟教授提起了潘越的事情,他发现事有蹊跷,觉得潘越的死并不是单纯的自杀事件。在我的拜托下,他跟我一起来了南都,帮我调查这件事。”

潘越的死并不单纯——或者说郗羽和她那位教授觉得不单纯,这一点郗柔也有所预料。实际上她在回家的路上和老公已经讨论了好一会。黎宇飞结合了近日发生的事情,判断认为,郗羽回国后因为机缘巧合重新遇到了老同学程茵,而她在程茵这里又获得了一些和潘越有关案件的新线索,于是火急火燎带着这位横空出世的李教授回了南都,想要仿效福尔摩斯波洛等大侦探查清这件旧案。

至于这两人是否有能力查清这件旧案,黎宇飞并不看好。他不是刑警,但也是警察系统内的,知道刑警的工作方式。警察当年把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这两个外行人是很聪明学历也很高,但他们能调查出什么?毕竟专业不对口,学历可不等于侦查能力。调查旧案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敏锐的观察力、逻辑推理能力,更重要的是背靠公安系统的强大数据库和人手调配能力。

但是郗柔的看法和老公又不太一样。她知道潘越的事件是郗羽的心病,妹妹一直认为自己应该对他的死负责,如果他们能调查出潘越的死不是自杀,想来郗羽从此也释怀了。

“蹊跷?什么蹊跷?”

“现在不好说。”

“那你们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目前还没有。”

各种图书笔记铺了满地让郗柔没法下脚,她想了想挪开了一叠书,和妹妹一样盘腿坐在她对面,问她:“你觉得李教授有能耐调查出这件老案子的真相吗?毕竟都过了十几年了。”

书房内灯光很明亮,郗羽整理笔记的手一顿,“说实话我不知道,就算教授本人也不能给我这个承诺。但我想,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查出来,那就是教授。而且……”

而且他也是此时此刻唯一站在她身边,愿意支持她的人。

郗柔没追问,盯着妹妹:“你相信他?”

郗羽毫不含糊,说话掷地有声:“是。”

自家的这个妹妹到底多久没有这样信任一个人?郗柔一瞬间有些恍惚。

“但这件事可不容易……你们具体准备怎么做?需要我帮忙吗?”

“具体的做法我还不太清楚,我不知道教授做事的办法,”郗羽说,“至于姐姐,应该不会再麻烦到你和姐夫了。”

“哦……”郗柔转开了话题:“说来,李教授应该还没有结婚?”

郗羽低下头去继续翻着下一叠笔记:“没有的。”

“那他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嗯,没有。”

关于这位“李教授”,郗柔琢磨了一个下午,积累下来的问题简直有山那么多,此时一个个有条不紊向妹妹扔来。

“李教授的年龄看起来不大,他到底多少岁?”

“今年三十一岁。”

“也就比我大两岁啊,”郗柔观察着妹妹的神情,且笑且叹:“想起来真不公平,有人三十岁做出的成就,另一些人皓首穷经一辈子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