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1 / 2)

太后也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两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偃月身上。

秦偃月冷汗淋漓,手紧紧地捂住心口,痛苦得像是下一刻就断气一样。

“太医,太医。”太后虽讨厌秦偃月,却不能见死不救。

她声音急切喊了两声太医。

太医们得了命令,忙蹲下来给秦偃月把了脉。

他们两个同样面面相觑,轮流把了好几次。

“怎么样?”太后觉得心惊胆战。

秦偃月若是死在这里,她也难辞其咎。

太医们表情无比复杂,“回太后娘娘,这......”

“别吞吞吐吐的,说!”

“是,是。”太医们点着头,“在这之前,臣等能否请您先恕臣无罪。”

“你们无罪,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太后道。

“多谢太后娘娘,七王妃,是,是装病。”太医们硬着头皮说。

“装病?”太后捏紧了袖子,脸色由青变黑。

“没错,我的确是装病。”秦偃月挺直身体,恢复正常。

“秦偃月,你到底在做什么!”太后呵道。

“没什么,就是还原一下现场而已。我呼唤了一阵疼痛,你们就以为我有病。华桐郡主也呼天抢地了一阵,你们也以为她有病。话已至此,诸位还不明白吗?”秦偃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