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2章(1 / 2)

“你......”秦家老太太,“既然你知道我是你祖母,你就该知道,你对我又打又骂,你的脊梁骨会被人戳断的。”

“我看看谁敢!”秦偃月冷笑。

“还有,你说我对你又打又骂?”秦偃月,“如果不是你诬陷我母亲,我也不至于激动到用茶杯投掷你,我护我母亲天经地义。这就是你所谓的打你?”

“我骂你,是因为你的行为真的很贱。你轻贱我母亲,我为什么不能轻贱你?就因为你年纪大我就活该对你言听计从?我倒是看你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你太过分了。”秦家老太太着实没想到秦偃月如此伶牙俐齿。

不仅伶牙俐齿,还跟连珠炮一样。

说出来的话又狠又冷又快。

她活了一把年纪,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

那个气啊。

“我过分?我哪里过分了?”秦偃月呵道,“老太太,你重男轻女你自己知道,孙子在你眼里是宝贝疙瘩,孙女是赔钱货,你不是一直这样想的?”

“当初,但凡你的重男轻女不那么严重,但凡你对我母亲不那么冷嘲热讽,不那么过分挑剔找茬,我母亲也不至于沦落到那种地步。我也不会成为闻京城的笑柄。”

“你没尽过做祖母的义务,凭什么对我要求这要求那?”

“你现在不是挺好的?”秦家老太太翻了个白眼。

就因为秦偃月过得好,她才不得不低三下四来求。

“挺好?你所看到的挺好,是我用命换来的。”秦偃月声音冷漠。

“我的嫁妆被闵珠换掉,你充耳不闻。我被秦雪月他们欺负,你也充耳不闻,我刚来七王府过得猪狗不如,求到你头上,让爹爹帮我,你以大男人不该管内宅的事为由拒绝了我。”

“现在,你又有什么脸上门来?我且告诉你,我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你来求我,不如去求你儿子,看看他敢不敢将闵珠放出来。”

秦家老太太被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