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7章(1 / 2)

“一派胡言。”陆梓归怒不可遏。

“不是你推的,盈盈怎么会掉下去?在亭子上的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只有你靠近过盈盈。我在远处也看见了,不是你是谁?”陆梓归甩着袖子,“文犀,你还要包庇她吗?”

秋落脸色灰白一片。

她,百口莫辩。

她真的没有推小小姐,更不会害小小姐。

但,亭子上的人,只有她离得最近,小小姐也是突然掉下去的。

没人会相信她的。

“秋落,我再问你一句,盈盈是不是你推下去的?”文犀夫人捏紧了袖子,“你要实话实说,若有一个字不实,我先打死你。”

“奴婢对天发誓,奴婢真的没有将小小姐推下去,若奴婢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秋落将头磕得直响,额间已经泛出了血红。

“还敢嘴硬!来人,打,打到她招供,等她招供后逐出陆家,送到府衙。”陆梓归呵道。

秦偃月听着亭子里的训斥声,眉头微微皱起。

这陆梓归的性格很暴躁,跟温润尔雅的陆修完全不一样。

连事情的经过都懒得调查,直接屈打成招。

昏庸迂腐,感情用事。

幸好陆家人只在太医院中任职,不去做父母官。

“喵。”窝在秦偃月怀里的黑蛋不知察觉到了什么,脖子上的毛竖竖起来,呲了呲牙。

秦偃月抚摸着它的头,“别吵,安静一些。”

黑蛋不满地赏给她一爪子。

“有感觉吗?”东方璃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