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0章(1 / 2)

秦偃月估摸着敌我双方的实力。

瑶妃身边有隐藏在暗处的大内侍卫。

她身边还剩下两个从未露面的暗卫。

她跟瑶妃的人加起来,跟淑妃带来的几个人硬碰硬,应该不会落下风。

但,不到万不得已,秦偃月不想动用自己的底牌。

这是从宫正司那次差点害死两个紫御卫得出的教训。

宫正司那一次,她明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却没有及时止损,而是硬闯进去。

结果导致两个紫御卫差点殉职,她和老十也差点死在里头。

也是从那之后,秦偃月拒绝了紫御卫的保护。

也养成了若是没有绝对的胜算,不会贸然出手的习惯。

所以,她尽量要拖延时间。

等到飞云搬救兵来,有十足的把握之后再动手。

“淑妃,哦,不能叫你淑妃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你洗衣裳才洗了半年,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才出来的?”秦偃月冷笑道,“我可记得父皇说过,你永远不得出浣洗宫。”

“谁这么大胆子敢放你出来?违抗圣旨是什么罪名,你应该知道吧?”

浣洗宫的事,是淑妃心里的伤疤。

被秦偃月毫不留情地揭开,淑妃的脸色蓦然变了。

“秦偃月,怎么哪里都有你?”淑妃恨得咬牙切齿。

老三被太监,被贬去皇陵。

秦偃月是罪魁祸首。

若不是秦偃月,老三还好好的,老三家也不至于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