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9章(1 / 2)

东方璃想到了常太妃说过的,秦偃月是最佳祭品的事。

他其实一直在想,所谓的祭品是什么。

他想不出,又因玉儿的预知梦,忐忑不已。

“白临渊,速战速决,快将偃月带离那个地方。”东方璃道。

“放心。”白临渊将秦偃月护在身后。

他看着因断指而痛苦扭曲的白巅,身上的气势冰冷。

那股冷意充斥之下,霎时间,便有层冰积雪。

白临渊的手,微微颤抖。

折磨了他二十多年,每每发作都会生不如死,活生生将自己逼成一个百毒不侵之人的双命蛊。

终于,要结束了!

“秦姑娘,抱歉把你牵扯进来。”白临渊,“接下来,是我跟白巅的恩怨。”

“你知道白癜风将母蛊放在什么地方吗?”秦偃月问,“我不建议逼问,这个人狡猾奸诈,她的话,一个字都不要信。”

白临渊点头,“的确。”

“我不知母蛊所在,但,我能猜测到。”白临渊指着白巅的心口,“白巅这种人,谁也不会相信,她只会将母蛊藏在自己身上。”

“她死,母蛊也跟着死。双命蛊很特殊,母蛊临死时,子蛊会拼命救母蛊,拥有子蛊的人会被吸走生命力而死。”

“她不死,拥有子蛊的人要么死要么痛不欲生。”

“能同时满足这两项条件的,只有心脏处。”

白临渊,“而且,双命蛊之所以叫双命蛊,顾名思义,拥有双份性命。”

“子蛊吞噬寄主的生命回馈给母蛊,母蛊的寿命会无限延长。白巅是研究这些蛊虫的高手,想必是想办法将母蛊延长的寿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