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蔷能说出这番话来,其实就已经表明了立场。

  第一时间就想到周家迁怒萧宝信,平日里肯定没少受周氏话里的机锋,知道周家的心思。

  “你想多了,可能是周氏和我天生不对盘。”王蔷摇头,以前和褚四郎定亲,两家偶尔也有走动,周氏待她还算客气,是王家倒了之后,态度陡变。

  不能说是萧宝信的关系,王家没倒周氏再看不顺眼也不可能这么外露。

  话是这么说,内情究竟如何萧宝信和王蔷心里都明白,肯定没少挨敲打。

  萧宝信心里愧疚。

  按说周四娘的事儿,错全在她周家,如果说周四娘死后,周家迁怒还有情可原。可是萧周两家不睦却是从周四娘被赶出建康城就开始的。一家子三观不正,受害人反倒被她们当成加害人。

  跟这样的人家,没处说理。

  褚令姿平日里和长房来往不多,和周氏差了那么多岁,又是姑嫂关系,所以面儿上还是挺和乐的。听王蔷这么一说,却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和王蔷更亲,小时候一路长起来的,自然更偏向王蔷。

  连带着对周氏的观感也不好:

  “她和你不对盘,就是和我不对盘,以后咱们远着她!”瞬间就表明了立场。

  然后又拉萧妙容:“以后咱们都是要嫁进褚家的,肯定少不得一些勾心斗角,鸡毛蒜皮,咱们交好,以后可得一条心。”

  萧妙容点头:“正是,合该如此。”

  王蔷和萧宝信面面相觑,这俩人如此合拍,也是……幸事。

  正这时谢婉带着‘重谢之礼回来了’,众人便从周四娘的死讯所带来的阴郁中跳出,转而关注她带来的东西。

  一个四四方方的檀香木盒子,打开来是八支大小各异的毛笔。

  笔杆素着,只刻有白马作字样,这是大梁最有名的制作毛笔的工匠坊,号称白马坊,出自琅琊颜氏的旁支。

  这一套八支出自白马坊经典之作,一套笔就要五十两。

  是以狼毛、鹿毛、狸毛混合制成的兼毫笔,其中两支其一是新近流行的松鼠尾制成的鼠须笔,另一支取自野山兔项背之毫制成的紫豪笔。虽然她们也都是世家贵女,可也不是哪个小娘子都能用得上这套笔的,所谓的重礼,真的是相当重了。

  萧宝信看不出这套笔好在哪里,但谢婉能说得出重礼,该是很重了。

  萧妙容却是精通画作的,于各色笔墨绝砚却是行家里手,一打眼就知道这是上好的东西,眼睛都放光了,跟黏这套笔上了似的,再推辞客套就显得假了。

  “我太喜欢了,这太贵重了,七娘子,我给你画一辈子画像!”萧妙容扑上去,就差抱怀里了,任谁都看得出来是真心喜欢。

  褚令姿:

  “你这礼……你说你让我在你后面送什么……”扎心哪,起点太高。

  “你不用送了,你们都不用送了,有这套笔我就心满意足!一辈子给你们画!”萧妙容笑的见牙不见眼,大包大揽了所有的活计。

  一句话把大家伙儿都给逗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娘子猛于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搜小说只为原作者宋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御并收藏我家娘子猛于虎最新章节